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之网 > 转写抄写 >

大悲咒(佛教术语)_百度百科

发布时间:2019-06-16 17: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大悲咒》出自“伽梵达摩”所译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全名为《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按照内容文字的多少,《大悲咒》有广、中、略三种不同的版本。现今通行的“伽梵达摩”84句《大悲咒》,其经本以《大正藏》的底本为依据,是一个变化差异较大的晚期增改本,并非“伽梵达摩”译本的原始面貌。除此类藏经外,还有一些很重要且更准确的可参考文献。如与译经年代较接近的敦煌抄本、房山石经,以及与汉译本多有一致的西藏大藏经等。

  《大悲咒》在汉传佛法中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自唐代翻译《大悲心陀罗尼经》之后,《大悲咒》即广为弘传,并被纳入汉地丛林功课。据《大悲心陀罗尼经》载:《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其利益功德广如大海而叹莫能尽;无论是消障除难、得善遂愿,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大悲咒》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因而有不在少数的佛门四众,寄於虔心持诵《大悲咒》以自利利他、护持佛法。

  略本系多是围绕“伽梵达摩”译本来抄写,另外也有单独类的简化抄本和注释本。

  这一最早也最流行的大悲咒版本,虽流行度最高,但也最为凌乱,甚至译者翻译原貌都不很清楚,且咒文并不连贯。

  该译本《大悲心陀罗尼经》最早于《开元释教录》有载:“智升”在询问其他梵僧后,得知该经是有梵本依据的,所以确认为线]

  a虽然至今各版汉文大藏经中,《大悲心陀罗尼经》独有“伽梵达摩”译本;但在经藏以外,学者发现了本经同源梵本的异译本,

  现今流行的“伽梵达摩”经本,是“伽梵达摩”在“于阗”所翻译,之后即回国。本经是从于阗通过抄写而不断传到内地,其翻译并非官方组织的译经,而是民间的抄写流传。本经原梵本已不存在,现今的流行本多以《大正藏》为底本,而《大正藏》此伽梵达摩经本是以《明藏》为底本,但此版本已是极晚期的版本。

  a本经因传抄广泛,导致在抄写过程形成越来越多的错误并不断演变扩大。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有些地方的改变已完全影响了原来的梵文音貌。这些变化并非某梵本的出现被修改,而是原译本不断传抄而形成。所以不存在早期本的缺失或遗漏,而早期的版本才是线]

  从伽梵达摩各抄本的差异变化发现,人为抄写,即使是短时期的同类抄本也有很大变化,何况一篇经咒长期不断传抄,并且是广泛的繁衍传承,故其变化极其错综复杂。而事实上,《大悲咒》的错误不仅是传抄的问题,有很大一部分是听闻上的错误所致;

  a除了文字的不断变化,《大悲咒》也发生了一些形态上的变化:在传抄时出现了各种围绕咒文的简化抄注本,

  a由于此类抄本的方便实用,故比经本传抄量更大,而《大悲咒》本身也不排除受到这种变化的影响。

  a这类单行本实际都是“伽梵达摩”经本在民间抄写的简化,皆为后期衍生品,“伽梵达摩”是最初的唯一译者。“不空”与《大悲咒》的确切关系是:“不空”翻译了中本《大悲咒》;且只对“伽梵达摩”译本进行注释;“不空”并没有重新翻译过这部经。

  只有几个版本且差异不大,皆是没有经文联系的咒文本。内容多于“伽梵达摩”本,此处列举三本:

  a此一译本较“金刚智”的“新译”本,其内容略有减少,但较“伽梵达摩”的译本仍多出很多内容。

  a与上述的“不空”本基本相同而有若干增补,不知是“慈贤”所增、梵本即有,还是“不空”遗漏。但二者为同本。

  a是依据上述“不空”本又作了修订,其中大的差异处似为依据“金刚智”的仪轨本。

  与其经文内容无关联,只有“金刚智”的“新译”名称能对应上,其余版本只是内容与“金刚智”本有关联:

  a为单译的咒本,名称与“伽梵达摩”所译的《大悲咒》完全一致,但内容却多出不少。经考据,该咒本是“金刚智”针对“伽梵达摩”译本所作的“新译”。

  a可见“金刚智”对“伽梵达摩”的咒文翻译部分不完全认同,其所依据应另有梵本。同时该异译本与藏文本系的《大悲咒》有很多共同点,可见“伽梵达摩”所译《大悲咒》的完整性值得怀疑。

  a其中所载的《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你攞建他陀罗尼》与上述咒本有些不同,但该译本却与其他本较为一致,此中谁是谁非暂无法确认。

  a此注释本与“金刚智”的新译本相似,咒文称《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而不是《大悲心陀罗尼》。

  有很多与汉译本相一致的经文,而且从不同角度传播。其中有藏文本亦有汉译本,有对应经文相联系也有单独咒本,内容都很一致。

  a是唐代“法成”由汉文转译成藏文,但其咒文部分并没有按照汉文本转译,而明显依据了上述两种藏文本。

  a与早期藏文本差异较大,与最晚的梵文本较接近。 本经所对应的《大悲咒》比“伽梵达摩”所译《大悲咒》,内容多出很多。

  中多有一类“伽梵达摩”经本,抄写时将原译的咒文部分替换为具有敦煌音译特色的译文,这类译文的发音及用字都与内地的其他常见译文不同,且多见于敦煌抄本中,也有一些藏文音译特色。这一本系的《大悲咒》,其内容上有与藏文本系和汉文本系相同之处,还有些更似汉藏差异的折中或过渡,以及具有一些独自的特点,这些不共特点又恰好与中本和略本有一定共性。所以类似一个大网络,将各个不同版本间的差异与共性交织在了一起。

  “伽梵达摩”译本最早载于《开元释教录》(730年),且此时流行已久,故译经必早于公元730年。“金刚智”(670-741)新译晚于“伽梵达摩”。“不空”(705-774)译本则再晚些。以上三种唐译本,时间稍有先后,但属同时代。

  “法成”(-848-)由汉译藏本No.691,其咒文直接参考更早的藏文No.697、690两本,其中No.697与汉文本更接近。“释迦智”(993-1075)译藏文No.723再晚些,该本与上述两藏文本差异较大,而更接近最晚的梵文本,故时间在这二者间。

  敦煌抄本多基于“伽梵达摩”经本而修改,一般为唐代抄本;其内容多处于汉译/藏文No.697、690与藏文No.723间的过渡状态,故时间即在此中间阶段。

  “伽梵达摩”为“西印度”人,而其译经地“于阗”的文化交融与“北印度”关联较大,其所依经本应反映“西/北印度”的特征;而“不空”、“慈贤”中本与该本有很大关联。故中略本即是“西/北印度”抄本的反映。

  “金刚智”译本随其携带而来自“南印度”。“不空”从“狮子国”带来大量经本,又在国内收集大量遗留梵本,其译本有中广两种:中本与“伽梵达摩”译本相关,应来自国内收集,可溯源于“西/北印度”;其广本与“金刚智”本相近,即来自“狮子国”等“南印度”一带。因此“金刚智”、“不空”(广)本特征应为“南印度”的反映。

  西藏经本多是尼泊尔一侧传入:藏文No.723与后期尼泊尔梵本很相近,其地域接近“中/东印度”一带。藏文No.697、690则与此稍异,故而时间更早或是别地传入。

  敦煌抄本则有些独特性,其中有与藏文本汉文本一致的,还有处于差异点过渡状态,乃是时间、地域过渡上的真实写照。

  古印度的经典多通过口诵相传,而不注重书写,流传到后来即发生变化。故时间越早且越接近发源地的版本,才可能是错误最少的。佛教中密教部分即率先流行于“南印度”;而于佛典中,该经的宣讲地“补陀落迦”也位于“南印度”的一侧。因此“南印度”即为该《大悲咒》发源地,“南印度”的版本也应是相对错误较少的版本。而结合时间的分析,“金刚智”和“不空”的(广本)译本则相对较符合这一特征。而纵使“金刚智”本来源于南印度,但也流传了几百年,其中局部也已发生变化;而传至别处的版本也不一定都会错,其中也可能还保留了部分原始信息。所以对于一些无法推敲的地方,谁是谁非并无定论。

  《大悲咒》有其发展的特殊性,而通过其内在关联性的呈现,虽然可以解决其中多种疑问和不确定性的问题,但由于历史发展原因,而无法确认统一成唯一的版本。佛教学者认为,对修行和持诵者而言,尚由自己来决定选择广、中、略的哪一版本;但对于已知的、明显变化后的错误字句,如果依旧盲目依从,则并不明智。在相关研究者看来,历史上不乏有些念诵者依照错误的经咒念诵,并不妨碍其得到效验,但亦应大打折扣。否则只需念“笤帚”亦可成就,而不必去学习此类殊胜而方便的法门。

  有佛教相关研究者的建议是:由于该咒本流传很广,变化很多,又咒文之密意实非表面字句可以获得。故而纵有差异,于真正修行者而言,其影响应也不大。所以行持者可于诸本中自行抉择,但无论采用哪一结论,都应谨记经中所言:

  此表78句《大悲咒》为伽梵达摩译本原貌,现今流行本为84句增改本,其中加方框

  此表根据《大悲咒》广中略三种版本间的共性、差异和纽带关系,而作整理构建。(校勘:

  sarva bandhana cchedana karāya / 一切 禁缚 断除 能令 /

  sarva bhava samudro cchoṣaṇa karāya / 一切 三有 海 枯竭 能令 /

  sarva vy-ādhi pra-śamana karāya / 一切 疾病 除灭 能令 /

  sarva ty upa-drava vi-nāśana karāya / 一切 如是 灾难 毁坏 能令 /

  he he hare / āryāvalokiteśvarā maheśvara / 唯 唯 狮子 / 圣 观自在 大 自在 /

  parama maitra citta / mahā kāruṇika / 最胜 慈愍 心 / 大 悲 /

  / sādhaya sādhaya vidyāṃ / 行 行 事业 / 成就 成就 明处 /

  dehi dehi me varaṃ kamaṃ 赐予 赐予 我 要 去

  gama vihaṃgama vigama / 去 在空中移动 远离 /

  kṛṣṇā jaṭā mukuṭā laṃkṛta śarīra / 黑色 髻 冠 庄严 身相 /

  lamba / pra-lmaba / vi-lamba /(璎珞)垂下 / 下垂 / 垂 /

  mahā siddha vidyā dhara / bala bala / mahā bala / 大 成就 明 持 / 力 力 / 大 力 /

  mala mala mahā mala / cala cala mahā cala / 垢 垢 大 垢 / 动 动 大 动 /

  nir-ghātana / he padma hasta / 破除 / 唯 莲花 手 /

  cara cara niśā-careśvara / kṛṣṇa sarpa kṛta yajñopavīta / 行 行 夜行 自在 / 黑 蛇 作 绳 /

  (伊醯伊醯)mahā vārāha mukha / 善来善来 大 猪 面 /

  nārāyaṇa rūpa bala vega dhāri / 那罗延 行色 力 迅速 持 /

  / ehyehi vāma sthita siṅha mukha / 青颈 / 善来善来 左 安住 狮子 面 /

  hasa hasa / muñca muñca / 笑 笑 / 得解脱 得解脱 /

  mahāṭṭaṭṭa-hāsaṃ nir-nādini / 大 呵呵笑 声 /

  ehyehi bho bhoi / mahā siddha yogeśvara / 善来善来 … / 大 成就 瑜伽 自在(者)/

  bhaṇa bhaṇa vācan / sādhaya sādhaya vidyāṃ / 说 说 言语 / 成就 成就 明处 /

  smara smara tāṃ / bhagavantam / lokita viloki taṃ / 忆念 忆念 … / 唯 世尊 / 世间 一瞥 … /

  / kāmasva darśanaṃ / 世尊 / 施于 我 见 乐的 (令)见 /

  siddha vidyā dharāya svāhā / 成就 明 持 圆满 /

  / mahā padma hastāya svāhā / 莲花 手 圆满 / 大 莲花 手 圆满 /

  vajra hastāya svāhā / mahā vajra hastāya svāhā / 金刚 手 圆满 / 大 金刚 手 圆满 /

  kṛṣṇa sarpa kṛta yajñopavīta svāhā / 黑 蛇 作 绳 圆满 /

  mahā kāla makuṭa dharāya svāhā / 大 青色 冠 持 圆满 /

  bodhana karkarāya svāhā / 觉知 能令 圆满 /

  mahā-lokeśvarāya svāhā / 大 世间自在 圆满 /

  sarva siddheśvarāya svāhā / 一切 成就自在 圆满 /

  rakṣa rakṣa māṃ svāhā / 守护 守护 … 圆满 /

  kuru rakṣa mūrtīnāṃ svāhā / 行 守护 身体 圆满 /

  bodhisattvāya / mahā sattvāya / mahā kāruṇikāya / 菩萨 / 摩诃萨 / 大 悲 /

  siddhyantu me mantra padāya svāhā // 令我成就 真言 句 圆满 //

  观世音菩萨在无量劫前,于千光王静住如来处首次听闻大悲咒。并受命以此心咒,普为未来恶世一切众生作大利乐。当时的观世音菩萨位居初地,一闻此咒则超越八地。法喜充满的菩萨,立下为利乐一切众生而生千手千眼的誓愿,发愿后马上便具足千手千眼。十方大地为之震动,十方诸佛为之放光普照。观世音菩萨此后又在无量佛会重闻此咒并亲自受持。即使经历了无数亿劫的生死变易,也常所诵持而不废忘,也因持此咒而常以莲花化生佛前。

  《大悲心陀罗尼经》中,大梵天王为探求《大悲咒》的真实义,向观世音菩萨请问其相貌:“唯愿大士为我说此陀罗尼形貌状相。”就《大悲咒》的“相貌”,观世音菩萨予以启导:“

  大慈悲心是;平等心是;无为心是;无染着心是;空观心是;恭敬心是;卑下心是;无杂乱心是;无见取心是;无上菩提心是。当知如是等心,即是陀罗尼相貌,汝当依此而修行之。

  一切法皆有形相,《大悲咒》所显示的“相貌”,即是《大悲咒》所具有的种种意义,这是《大悲咒》的真实相。观世音菩萨在此处所开示的“相”,即是佛弟子所要探求和理解的“法”。《大悲咒》的“相貌”,即是《大悲咒》的真实义,也是观世音菩萨大悲法门的真实义和修行准则。

  如法发愿后,至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名号,以及阿弥陀如来名号,然后持诵大悲咒。

  听闻持诵《大悲咒》,可以灭除累劫重罪障难,获得一切安乐圆满,乃至成就无量功德善法。

  依《大悲心陀罗尼经》所说,《大悲咒》所具有的大方便威神力,是不可思议且叹莫能尽的。

  如理的发愿和称念名号后诵持大悲咒,坚持每夜诵满五遍,能除灭百千万亿劫的生死重罪;

  在三个七日清净斋戒诵大悲咒,过去一切恶业都可消尽。一切佛菩萨、诸神龙天共来作证。

  ①侵占或损坏了常住的饮食和财物,犯下了连千佛出世也忏悔无效的大罪,持诵大悲咒得可以除灭。

  ②十恶五逆、谤人谤法、破斋破戒、破塔坏寺、偷僧祇物、污净梵行等地狱重罪,诚诵大悲咒可以灭尽。

  在《大悲心陀罗尼经》中,这是依靠密咒神力来灭除罪业,是为罪重众生别开的一条生路。

  持大悲咒可以解决生死中最切身的善终和善生问题。可扫尽一切不吉祥的恶死,具备种种吉祥的善生。

  无论现生暂时问题亦问题,大悲咒皆以不可思议方便力,遮止一切恶因恶果,具足一切善因善果。

  不为毒蛇蚖蝎所中死;不为水火焚漂死;不为毒药所中死;不为蛊毒害死;不为狂乱失念死;

  所有眷属恩义和顺;资具财食常得丰足;恒得他人恭敬扶接;所有财宝无他劫夺;

  意欲所求皆悉称遂;龙天善神恒常拥卫;所生之处见佛闻法;所闻正法悟甚深义。

  无论投生的时代环境和政治环境、人际和物资、身根和道心、法缘和根机等,都是妙善圆满的。

  诵持大悲咒,三界一切病患都能治好。所有痛苦缠身的众生以此陀罗尼治疗,无不痊愈。

  ②如法发心诵持大悲咒,日光菩萨月光菩萨和诸神会前来益其效验;观世音菩萨千眼照见、千手护持。

  对于如法诵持并对众生起慈悲心者,受观世音菩萨派遣的各路善神龙天会时时跟随,悉心护卫。

  善神会轮流保护孤宿荒野的人,会化作善人给迷失深山的人指路,为需要的人提供水火等需求。

  所以诵持大悲咒能够快速超入上上地,大悲咒也因此而名为“速超上地陀罗尼”。

  诵持大悲咒者,自身便是无量功德宝藏,并且成为了他人不可思议的加持之源,成为尊重恭敬的对象。

  ①诵持者浴于江河大海,若有众生沾其浴身之水,可灭一切罪业,於净土莲花化生,持诵者更甚。

  ②诵持者行走路上,吹过此人的风吹到别处,能灭一切重障恶业,不再受三恶道果报,常生佛前。

  ③诵持者口中言音无论善恶,一切天魔外道和天龙鬼神听到,都是清净法音,如对佛般尊重恭敬。

  佛身藏(恒河沙诸佛所爱惜);光明藏(一切如来光明照);慈悲藏(恒以陀罗尼救众生);

  妙法藏(普摄一切诸陀罗尼门);禅定藏(百千三昧常现前);虚空藏(常以空慧观众生);

  解脱藏(天魔外道不能稽留);药王藏(常以陀罗尼疗众生病);神通藏(游诸佛国得自在)。

  从经本看来,《大悲咒》因“观世音菩萨”宣说而为众生所闻知,故其本尊是“观世音菩萨”;但不是“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依《大悲咒》的出处《大悲心陀罗尼经》的内容来看,是“观世音菩萨”从“千光王静住如来”处受持得到该《大悲咒》,顿超八地而欢喜发愿,之后才具足“千手千眼”;并不是“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宣说,而是“观世音菩萨”自身得到并宣说《大悲咒》。所以《大悲咒》的本尊是“观世音菩萨”自身,即“圣观自在菩萨”。

  从咒文看来,《大悲咒》有出现“披黑鹿皮”、“虎皮裙”的描述,为密教化的“圣观音”形象。“圣观音”在显教一般为一面二臂的“寂静相”,而也出现有“不空羂索观音”的“披黑鹿皮”、“虎皮裙”的特征,如《华严经》有:“伊尼鹿皮作下帬”;《不空羂索陀罗尼自在王咒经》有:“画圣观自在菩萨形像…以瑿泥耶鹿王皮而覆肩上”;《金刚恐怖集会方广轨仪观自在菩萨三世最胜心明王经》有:“观自在菩萨…虎皮为裙…以黑鹿皮,角络而披”…这类“圣观音”逐步具有密教特征而仍为一面二臂。而有些密教经典也将“不空羂索观音”与“圣观音”等同看待。《大悲咒》此描述即是密教化的“圣观音”形象。

  《大悲咒》各本系中,均有出现“青颈”(nīlakaṇṭha)一词,所以《大悲咒》与“青颈观音”也存在一定的关联。但除了咒名提到一次外,

  a其余的皆是在咒文中提到。这里的“青颈”只是外相的描述,并非指“青颈观音”;且咒文中外相不只有“青颈”,还有“猪面”、“狮子面”等其他描述。整篇咒文所弘赞描述的对象仍是“圣观自在”,而不是“青颈观音”或“千手千眼观音”。故本尊仍为“圣观自在”。至于“青颈”的概念,则属于“圣观音”的一个侧面反映。

  在观音的种种身相中,“圣观音”为根本主体,其余皆是从属化身。依《觉禅钞》中“圣观音”所化身之说:“作上根者化不空羂索;作中根者化十一面;作下根者化千手千眼。”

  a据此可以看出,作为寂静忿怒相合的“圣观音”与“不空羂索观音”,在外相上相似,甚至将二者视为同体是合理的。而“千手千眼观世音”,面对最广泛的下根众生时,通过“千眼照见,千手护持”,将根本主尊“圣观音”所宣说的《大悲咒》,以执行者的身份来利益众生。

  《大悲咒》所代表的,即是以“大悲”著称的“观世音菩萨”自身。此咒出於《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有随顺经名,认为《大悲咒》全名为《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而於《大悲咒》之名,《大悲心陀罗尼经》中每每提到,无一处称作“千手千眼……”,而只具称《

  a此《大悲咒》即以大悲“观世音菩萨”自身为本尊;而不是“千手千眼”、“不空羂索”、“青颈”这些从属化身。

  《开元释教录》:“沙门伽梵达摩,唐云尊法,西印度人也,译《千手千眼大悲心经》一卷。然经题云西天竺伽梵达摩译,不标年代,推其本末,似是皇朝新译,但以传法之士随缘利见,出经流布,更适余方,既不记年号,故莫知近远,升亲问梵僧,云有梵本,既非谬妄,故载斯录。”

  《大正藏》中的大悲咒梵本,学界公认是后人依据文字所还原而来,其中错误很多,无参考价值。

  据“一佛乘”之《完整对照本大悲咒研究整理》所述:《俄藏黑水城文献》有署名“宝源”汉译,题为《圣观自在大悲心总持功能依经录》的经文,内容与伽梵达摩译本中前面一段完全一致,只是用语用字上略有不同,由此可知是伽梵达摩译本的异译本。该译本未见于其他任何藏经。另外,该“宝源”译本与西藏大藏经的《摄圣观自在大悲尊陀罗尼利益经》相对应,其咒文部分与“宝源”汉译本完全一致。但不能确定“宝源”汉译本是由梵本所译还是由该藏文本转译。但肯定至少有一个梵本可佐证“伽梵达摩”的译本。

  据“一佛乘”之《完整对照本大悲咒研究整理》所述,晚期的藏经中,伽梵达摩的经本甚至被调换了段落顺序:由于伽梵达摩的原始译本没有“结尾”,从碛砂藏等时期开始,因为觉得原经本不符合一般经中的结构顺序,所以将其中几段的次序进行调整,从这几段内容看,次序颠倒后并无妨碍,且全局也更通顺合理,而更晚期的几种藏经则延续这种记载。所以现今流行的版本已被调整过。流通本仅依据晚期藏经,而没发现这种差异的存在,并不符合线.

  据“一佛乘”之《完整对照本大悲咒研究整理》所述:在敦煌的各抄本中,“无”字的两种字体,存在逐步替代的渐进过程,这是体现这种变化的最大规律。另唐代开元年间的智升也是听说有梵本才确认该经真实。否则不会是一种渐进式的过程。早期抄本中没有的字,后人并无法通过校对进行正确增补,只能是误抄误添。

  据“一佛乘”之《大悲咒诸本对照逐字对译》所述,“伽梵达摩”各抄本的文字变化类型主要有:①谐音导致听闻和记忆的差错;②近义导致理解和记忆的偏差;③拼写相似导致单词的变化;④文句次序的颠倒差异;⑤字句的遗漏或增添;⑥字母相似导致的局部错误;⑦单纯性的差异变化,如单字单词乃至整句的变化;⑧梵文的文法和古今使用差异。

  据“一佛乘”之《完整对照本大悲咒研究整理》所述:在经本传抄时为便于抄写念诵,于是将《大悲咒》前后相关的经文摘出,形成了一种便于读写的单行册,有的称《大悲启请》,有的仍称《大悲心陀罗尼》;还有更简化的一种,只抄写咒文部分;在以上两种版本中,分别还都出现一种注释咒文的版本,这种注释本的注释与咒文并不一致,也应是后人所添加,但始于何时、出于何人之手,暂无从考证,但似乎有一定的影响力。这类不同版别的抄本,多没有记载译者,实际上都是伽梵达摩经本在民间抄写的一些简化。

  大正藏No.1113B《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自在王菩萨广大圆满无碍自在青颈大悲心陀罗尼》

  大正藏No.1064注明为“不空”所译,但末尾又注明说,各经录虽多有记载“不空”有《千手千眼大悲心大陀罗尼》,但内容都略去,所以判断“应是此经”。也就是说大正藏这里只是推测而记载为“不空”译。

  该署名“不空”本的咒文用字是“伽梵达摩”的译本用字,并且与“不空”的用字习惯不符;再有是《贞元录》中,“不空”的译著并无该经名。

  因《大悲咒》后期的各种抄本出现了很复杂的变化形式,且多没有记载译者的名字,所以,后期即有人将个别“单行本”署名为“不空”所作。亦或者是传抄记载有误。

  后期出现的带注释的版本曾被刻板印刷并流行过,似具有不一般的影响。而《大正藏》No.1064和No.1113B等本中所称的“不空”译皆是带注释的写本;而房山石经其他并非注释的简化本如启请本No.1079,则并未署“不空”之名。所以实际上是“不空”对“伽梵达摩”的旧译进行注释,这种注释本却被称为“不空”译,其原文的原译仍为“伽梵达摩”。

  据“一佛乘”之《完整对照本大悲咒研究整理》所述:不空所翻译的中本《大悲咒》(房山石经No.1050)与同为“不空”翻译的《大悲心陀罗尼修行念诵略仪》(大正藏No.1066)是同一整体,但该《略仪》本只提到了名称:“圣千手千眼观世音自在菩萨摩诃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真言 如文”,而将咒文内容略去。不空出于“密”的考虑而将二者分开传授,但未见咒文者错将当时流行的启请本抄本认作是不空译本,其实是对不空中本大悲咒的错误领会而导致对错了号。

  房山石经No.1050 该咒本惟《房山石经》载之,其余译本中或有提及,但未见原文。

  据“一佛乘”之《完整对照本大悲咒研究整理》所述:《房山石经》和《大正藏》均承认该咒本为“金刚智”的“新译”。此译本最早出现在《续开元录》中,而在这相距不远的时间内,并无其他作“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的译本出现,所以推知该“新译”是相对于“伽梵达摩”的“旧译”而言。

  原本皆为“悉吉埵”,随翻译的不同,后期本中分别补加了“利”、“栗”等字,此处增加的字,并不影响真实内容,但非原始面貌。

  “罗”字在一些敦煌版本中是没有的,至于是否是后期被添加上的多余字,暂无法确认,但在后面的梵文对照中能看出,没有此字较为合理。

  在《金藏》中此处多加了“诃”字,并延续到后期藏经中,此处“诃”字的增加,完全影响了线.

  “阿陁”二字,在后面的大部分本中为“阿他”,而敦煌藏经中亦尚有很多“陁他”二字的写法,并有后改写的迹象,所以综合逻辑分析,其原始用字应为“阿陁”二字,并在后期的抄写中被逐步转写为“阿他”,再后来即有人发现是“陁”字而不是“他”字,但在修改时,却误将“阿”字修改为“陁”,故成“陁他”的写法,并被传抄,这应该是所见的几种写法的综合分析。

  “阿逝孕”中的“逝”字,在几乎全部的“敦煌”抄经中,都写为“阿游孕”,而其他各版中皆为“逝”字,在后面的梵文对照中,可以确认“逝”字准确,“游”字当为抄写识别之误。

  此处,中国通行本大悲咒特有一句“那摩婆萨哆”,在所有伽梵达摩与不空的译本,均无此句。

  “持豆”的“持”字,只有几篇敦煌抄经为“持”,其余全部为“特”,而在手写时“持”与“特”非常容易混淆,从后面的对照翻译中,可以看出“持”字更为准确,此或许为原始用字。

  “俱(卢)俱卢”中间的“卢”字,在敦煌的一些版本中,或被遗漏或原本即没有,暂无法确定,但与真实梵文对照来看,增加后应为准确。

  “罚(摩)摩罗”中的“摩”字,在多数敦煌本中是有的,伽梵达摩的本属略本,在后面的对照中可看出,中间的“摩”字不一定是重复,原始本也可能存在,并且也是合理的。

  “佛罗舍那”中的“那”字在其他大部分本中是“耶”,从后面的对照中可以看出“那”字较为合理,应为原始用字。

  “他唎瑟尼那”中,从金藏开始“他”字被改为了“地”,有一定的错误影响。

  “何穆佉耶”中的“何”字,后期有变为“诃”,最后变为“阿”,已完全影响了线.

  “[]婆摩[]何悉陁夜”(padma hastāya)一句,早期本可以很清晰、准确地对应出梵文,但后期的“何”字即被逐步地改为了“阿”字,并且至金藏时则更增加了两个字,至此面目全非。

  “阿悉陁夜”中“阿”字,有的为“何”,但与广本对照中,“阿”字较妥,且“悉”字有疑。

  《大悲心陀罗尼经》:“观世音菩萨重白佛言,世尊,我念过去无量亿劫,有佛出世,名曰千光王静住如来。彼佛世尊怜念我故,及为一切诸众生故,说此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以金色手摩我顶上作如是言,善男子,汝当持此心咒,普为未来恶世一切众生作大利乐。我于是时始住初地,一闻此咒故超第八地。我时心欢喜故,即发誓言,若我当来,堪能利益安乐一切众生者,令我即时身生千手千眼具足。发是愿已,应时身上千手千眼悉皆具足,十方大地六种震动,十方千佛悉放光明照触我身,及照十方无边世界。从是已后,复于无量佛所无量会中,重更得闻,亲承受持是陀罗尼,复生欢喜踊跃无量。便得超越无数亿劫微细生死,从是已来常所诵持,未曾废忘。由持此咒故,所生之处,恒在佛前,莲华化生,不受胎藏之身。”

  《大悲心陀罗尼经》:“……身持斋戒……住于净室,澡浴清净,着净衣服;悬幡然灯,香华百味饮食以用供养;制心一处,更莫异缘,如法诵持。”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善男子善女人,诵持此神咒者,发广大菩提心,誓度一切众生……于诸众生起平等心……”

  《大悲心陀罗尼经》观世音菩萨言:“发是愿已,至心称念我之名字,亦应专念我本师阿弥陀如来,然后即当诵此陀罗尼神咒。”

  在大悲忏中,为称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十遍,再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十遍。

  《大悲心陀罗尼经》中观世音菩萨说:“世尊。我有大悲心陀罗尼咒今当欲说。为诸众生得安乐故。除一切病故。得寿命故得富饶故。灭除一切恶业重罪故。离障难故。增长一切白法诸功德故。成就一切诸善根故。远离一切诸怖畏故。速能满足一切诸希求故。惟愿世尊慈哀听许。

  《大悲心陀罗尼经》佛说:“善男子此陀罗尼威神之力。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叹莫能尽。若不过去久远已来广种善根。乃至名字不可得闻。何况得见。”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三千大千世界,幽隐闇处,三涂众生,闻我此咒,皆得离苦。”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诸众生,诵持大悲神咒,堕三恶道者,我誓不成正觉。”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诸众生现世求愿者。于三七日净持斋戒。诵此陀罗尼必果所愿。”

  《大悲心陀罗尼经》:“诵持大悲神咒者,于现在生中,一切所求若不果遂者,不得为大悲心陀罗尼也。唯除不善除不至诚。若诸女人厌贱女身,欲成男子身,诵持大悲陀罗尼章句,若不转女身成男子身者,我誓不成正觉。生少疑心者必不果遂也……”

  《大悲心陀罗尼经》:“发是愿已,至心称念我之名字,亦应专念我本师阿弥陀如来,然后即当诵此陀罗尼神咒。一宿诵满五遍,除灭身中百千万亿劫生死重罪。”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诸众生现世求愿者。于三七日净持斋戒……从生死际至生死际,一切恶业并皆灭尽。三千大千世界内,一切诸佛菩萨,梵释四天王,神仙龙王,悉皆证知。”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诸众生,侵损常住饮食财物,千佛出世不通忏悔,纵忏亦不除灭,今诵大悲神咒,即得除灭;若侵损食用常住饮食财物,要对十方师忏谢,然始除灭。今诵大悲陀罗尼时,十方师即来为作证明,一切罪障悉皆消灭。”

  《大悲心陀罗尼经》:“唯除一事,于咒生疑者,乃至小罪轻业,亦不得灭,何况重罪。虽不即灭重罪,犹能远作菩提之因。”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诸人天,诵持大悲章句者,临命终时,十方诸佛皆来授手。欲生何等佛土,随愿皆得往生。”

  《大悲心陀罗尼经》:“诵持大悲神咒者,若不生诸佛国者,我誓不成正觉。”

  《大悲心陀罗尼经》中观世音菩萨说:“诵持此神咒者,世间八万四千种病,悉皆治之,无不瘥者。”

  《大悲心陀罗尼经》中佛说:“此陀罗尼能大利益三界众生,一切患苦萦身者,以此陀罗尼治之,无有不瘥者。此大神咒咒干枯树尚得生枝柯华果,何况有情有识众生身有病患,治之不瘥者,必无是处。”

  《大悲心陀罗尼经》:“诵持大悲神咒者,若不得无量三昧辩才者,我誓不成正觉。”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善男子、善女人,诵持此神咒者,发广大菩提心,誓度一切众生。身持斋戒,于诸众生,起平等心。常诵此咒,莫令断绝。住于净室,澡浴清净,着净衣服。悬旛、然灯、香华、百味饮食,以用供养。制心一处,更莫异缘,如法诵持。是时当有,日光菩萨、月光菩萨与无量神仙,来为作证,益其效验。我时当以千眼照见,千手护持。从是以往,所有世间经书,悉能受持;一切外道法术、韦陀典籍,亦能通达。”

  《大悲心陀罗尼经》:“亦能使令一切鬼神。降诸天魔制诸外道。若在山野诵经坐禅。有诸山精杂魅魍魉鬼神。横相恼乱心不安定者。诵此咒一遍。是诸鬼神悉皆被缚也。”

  《大悲心陀罗尼经》观世音菩萨说:“若能如法诵持。于诸众生起慈悲心者。我时当敕一切善神龙王金刚密迹。常随卫护不离其侧。如护眼睛如护已命。……是诸善神及神龙王神母女等。各有五百眷属。大力夜叉常随拥护。”

  《大悲心陀罗尼经》:“诵持大悲神咒者。其人若在空山旷野独宿孤眠。是诸善神番代宿卫辟除灾障。若在深山迷失道路。诵此咒故善神龙王。化作善人示其正道。若在山林旷野乏少水火。龙王护故化出水火。”

  《大悲心陀罗尼经》:“彼等诸佛为诸行人……若声闻人未证果者速令证故……”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声闻人闻此陀罗尼一经耳者。修行书写此陀罗尼者。以质直心如法而住者。四沙门果不求自得。”

  《大悲心陀罗尼经》:“彼等诸佛为诸行人……未发菩提心者速令发心故……若三千大千世界内诸神仙人,未发无上菩提心者令速发心故。”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三千大千世界内。山河石壁四大海水能令涌沸。须弥山及铁围山能令摇动。又令碎如微尘。其中众生悉令发无上菩提心。”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诸众生未得大乘信根者。以此陀罗尼威神力故。令其大乘种子法芽增长。以我方便慈悲力故。令其所须皆得成办。”

  《大悲心陀罗尼经》:“有诸菩萨,未阶初住者,速令得故;乃至令得十住地故;又令得到佛地故,自然成就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诸人天诵持此陀罗尼者,其人若在江河大海中沐浴,其中众生,得此人浴身之水沾着其身,一切恶业重罪悉皆消灭,即得转生他方净土,莲华化生,不受胎身湿卵之身。何况受持读诵者。”

  《大悲心陀罗尼经》:“若诵持者行于道路,大风时来,吹此人身毛发衣服,余风下过诸类众生。得其人飘身风吹着身者,一切重罪恶业并皆灭尽,更不受三恶道报,常生佛前。”

  《大悲心陀罗尼经》:“诵持此陀罗尼者,口中所出言音,若善若恶,一切天魔外道,天龙鬼神闻者,皆是清净法音,皆于其人起恭敬心,尊重如佛。”

  《佛地经论》:“于一法中持一切法,于一文中持一切文,于一义中持一切义,摄藏无量诸功德。故名无尽藏。”

  “观世音菩萨”的名字,以梵文直译来看应翻译为“圣观自在菩萨”。《大悲心陀罗尼经》的异译本《圣观自在大悲心总持功能依经录》(署名为西夏“宝源”汉译)中,一直称“圣观自在”。此外这与该经藏文本中的名称也是一致的。

  在不空注释本《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大正藏No.1111)中,“世尊”向“毗沙门天王”宣说“观自在菩萨往昔因缘”时,讲到了“青颈观自在菩萨心真言”,而该“真言”的内容又与广本《大悲咒》一致。自此又引出了“青颈观自在菩萨”一说。

  此外《大悲心陀罗尼经》的异译本《圣观自在大悲心总持功能》中,更是没有提到一句“千手千眼”的名字,而在经中却一直称作“圣观自在”,并且咒名亦称作《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微妙总持章句》,与汉译经本的名称一致。

http://wincepatch.com/zhuanxiechaoxie/3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