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之网 > 转写抄写 >

Pahlavi语印章铭文浅析[三]

发布时间:2019-07-28 12:2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人称铭文的数量相对祈祷语要少一些,可能是因为比较难刻(每个人的名字都不一样),而且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的(当然大部分萨珊平民使用的是没有铭文的印章,见后文)。当然大英博物馆藏中人称铭文的总体数量还是不小的,这可能也和收藏倾向有关。

  萨珊的人名通常是由一个或者多个单词构成的,一些单词对我们比较陌生,一些则是我们熟知的神或官职的名称,另外一些则是普通的单词,组合起来往往带有祈祷、祝福、赞美等含义。和英语类似,

  Pahlavi语人名中有时会使用一些我们熟知的神名的昵称版,通常是在后面加个y(比如Mihr的昵称是Mihry)。下面这件铭文的主人名叫

  Mihr-Wahramzd,这个名字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Mihr是光明和契约神的名字,某些时候被奉为善的本原阿胡拉*马兹达之子;第二部分显然源自Wahram,又称Warahran或Bahram,是波斯人信奉的战神,恰好也是Mihr的助神,有十种变化,也是中国古代神话里二郎神的原型,这里这个名称稍微延展加上了人名常用的后缀zd。

  Mihr-Ohrmazdy,Ohrmazdy是Ohrmazd的昵称,而Ohrmazd就是善的本原,既琐罗亚斯德教的主神奥姆兹德(Pahlavi语里的称法,在更古老的Avesta语中则称为阿胡拉*马兹达或斯潘达*迈纽)。萨珊有好几位皇帝也叫Ohrmazd,通常翻译为霍姆兹德以和主神区分开。

  萨珊女性拥有印章的也不在少数,女性取名和男性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名字最后的部分往往是

  duxt(义为“女儿”)。另外一个题材上的区别是女性通常不能随意地按照自己的形象来雕刻印章的头像(一个例外是在婚礼纪念印章上),只能遮遮掩掩地使用一位女神的头像——这位女神就是水神阿纳西塔(Anahita),萨珊人称之为阿邦(Aban,就是中波斯语中水的复数)。其实琐罗亚斯德教中还有一位女神名为斯潘达马特(Spandarmad),被称为主神阿胡拉*马兹达之女,但是可能是由于正统琐罗亚斯德教不事偶像崇拜,这位女神几乎没有在印章上展现其形象。下面这位女士名叫

  Pahlavi语里的人名就是这个样子,但是不是所有的名称都可以这么容易地解析成词语或神名(许多神名也有很古老的词源,这不属于本文的范畴了),当发生融合、误写、转写等就很难辨认了。

  Jacob(雅各)是典型的圣经名字,最后加了一个y看上去像伊朗人的名字。这件印章的主人有可能是叫Jacob的闪族人,也可能这一铭文就是指圣经里的雅各,而印章的主人是个天主教徒。参看后文的另外一件同名印章。

  *斯卡拉格里姆松……(脑补得有点远了)。表示XXX是YYY的儿子可以使用pahlavi语中的归属后缀-an(表示“…的、属于…”),但是有时候还会加其他连接词,所以常见的有三种形式:XXX YYY-an

  上面都是转写,后两种使用连接词的看上去差不多,但是第三种其实是所谓“连词”形式(即表示归属的介词

  i必须和后面的名词连写):第二种的i使用arameogram拼写Y,第三种则拼写为ZY。第三种据书法看似乎年代较晚,这个我们后文会详聊。另外注意后缀-an在后面两种情况不是必须的。下面这件是很典型的,铭文是

  Adur、yazdan和dad三个词构成,其中Adur显然是圣火,yazdan是神的复数通称,dad是秩序。这三个词组合起来感觉就是某兵器前缀“圣火*神之秩序”(请严肃的读者自觉忽略这句话)。这个人的老爹的名字叫“

  Adur*Šapur”,而Šapur是萨珊的一位皇帝的名字,研究钱币的读者应该很熟悉。Šapur这个名字本身的意思是“王之子”(Šah-pus)。

  Peroz*女儿,Mihr-Sasan之女”,虽然字面翻译起来感觉有点重复,但是就是这个意思。Peroz是胜利的意思(萨珊王朝被阿拉伯人击败后逃到唐朝的皇帝也叫Peroz),她老爹的名字也很有趣:Mihr是光明神,Sasan就是萨珊,也是萨珊王朝开国皇帝Adašir的爷爷的名字。这件印章后面的铭文磨损了,不过残留部分已经符合模板一的格式。

  duxt)类似,偶尔有些铭文也将“儿子”(pus)加在父子名字的中间(不过通常不作为人名的一部分)。比如下面这件印章:

  arameogram拼写BRH。这类铭文模板的绝对数量还是不少的,虽然在大英博物馆的藏品中比另外一类官职模板要少得多,这主要源于大英博物馆的藏品中有大量

  magu章——当然magu章泛滥可能也是萨珊祭司阶级的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magu章,即带有magu官职铭文的印章,这类印章是不是真的属于某个祭司还是仅仅是有着祭司血统的人(所谓magu-mard或mowmard)并不好说。Magu

  章的铭文格式有几种变体,但是无外乎是下面这样的:XXX i magu i YYY

  i的拼写,这里就不赘述了。这里的YYY可以是某个地名、神名、神庙名或者圣火的名称,有时候甚至很难判断到底是什么。比较典型的比如下面这件铭文为“Warahran的祭司Ačany”的印章。

  又称Wahram,前面介绍过了。Ačany则是普通的伊朗语人名,词源未知。

  Yozmand,词源是yoz(猎豹),意思可能是“猎豹般的”,也是吉祥的名称。比较麻烦的是他的工作单位Mihr-Adur-Gušnasp:Mihr是光明神,Adur是圣火,而Gušnasp则是萨珊王朝第二大圣火(其实就是官方的火坛)的名称。那么这个祭司是不是就是第二大圣火的司职官呢?笔者持保留意见,没有其他参考文字或实物证据,仅凭一件印章的铭文是不能做出任何这类公断的。类似的,我们的铭文里也出现了萨珊王朝第一大圣火

  Wayboxt,way是空气、大气,也可以指鸟,在伊朗《创世纪》中善的本原最初创造的灵体也被称为Way;boxt意思是拯救,救赎(参看上面EG1那件)。此处依然不能断定此位祭司就似乎第一大圣火的司职,而且Farrobagan出现在这一模板中的概率挺高的,借用名头的嫌疑也不小。Farrobag的拼写比较特别,应该是plwbg但许多印章的铭文都拼写为plnbg(w和n的书写体是一样的,但铭文体不一样),笔者也不知道为何。下面这件印章似乎是属于一位女神阿纳西塔的祭司的,其铭文为:“阿纳西塔

  *守护的祭司Martadbota”;这里“守护”(panahan)也可以翻译为“庇护所”,这个词究竟是指神庙还是神格不好说,笔者倾向于后者。关于这件印章里的人名没什么可说的,词源不明。

  *Dadan的祭司Mahdad”有两个有趣的地方:首先是人名,Mah是神格化的月亮,dad是秩序或指创世;其次是神名,也带了一个神格叫dad(后缀-an为)。有趣的是祖尔万派的观点是善、恶两大本原都是从祖尔万诞生出来的,即祖尔万是善、恶双生子的父亲(与此不同,成书较晚的伊朗《创世纪》一书上认为

  Zurwan是善的本原为了和恶的本原开战而不得不创造出来的,但是也承认它是最强大的造物)。依据这个观点,则祖尔万就是所谓的“混沌之祖”,带上“秩序”这个神格就有点诡异,所以倒不如将这里的dad理解为“创世”可能更加贴切。关于祖尔万派和琐罗亚斯德教的纠葛其实挺哲学层面的,但是不属于本文的范畴,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本人的《印章上的萨珊》系列和《小议衔尾蛇》一文(当然那些也不过是皮毛)。

  magus印章外,其他许多种官职也都有自己的印章,这可以让我们一瞥萨珊的行政制度。这其中最著名的自然是Wahdin Šapur的那件大印章了:这件印章在块头和工艺上都是大英博物馆的萨珊印章中首屈一指的(当然在所谓“等级”上比另外一件没有铭文的国王章低了一头)。

  Wahdin Šapur的官位:国库大臣。此处hambar作为动词作“收集、装满”解,作为名词则解释为“仓库”;kapt这个词值得商榷,MacKeinzie的Pahlavi字典里没有kapt这个词,但是有kaft(意思为“掉落”),但是这个官职名也可能是从其他语言里借用的,或者是某种方言;最后,铭文中没有用萨珊或波斯,而用了Eran——这个词很古老,在Pahlavi语中指伊朗,也指“亚利安”(如Eran-šahr指“亚利安人的国家”)。这件印章直径达到

  4厘米,显然如此大的印章不可能随时佩戴,而更可能是用来作为打开国库大门的信物;另一种可能是使用这类印章制作令牌来作为信物,令牌可以是粘土质地,或者是带有蜡的纸张。

  Marsidy,这个名字有个有趣的由来:传说中第一个人类Gayomard被恶魔杀死后,他的身体融入大地,而他的精液也洒在大地上,这样就“自体受精”诞生出了半人半植物(大黄)的双生子Maršy和Maršiyany,此后才繁衍出了后来的人类。而Marsidy显然是Maršy的昵称或转写。

  dibir,也就是书记官。萨珊王朝和之前的很多西亚王朝一样,大部分百姓是文盲,所以记录大事件之类还是要通过书记官。这样的人其实在官僚系统中的重要性很高,虽然地位不一定高。

  abdanag),不知道是否和早期的“祭酒”有关,但是和宗教仪式相关的可能性非常大。下面这件就是一位“执水”的印章,他的名字Weh-Adur-Farrobag(善*圣火Farrobag)里面又出现了第一圣火的名字。

  Adur-xwadahan这个人是Magu-xwadad的儿子,但是这是基于Magu-xwadad看上去“像”人名而已。实际上有学者提出Magu-Xwadad(或Magu-Xwaday,注意pahlavi书写体里y和d是可以互换的拼写)是指一个类似“祭司首领”的官职(xwaday的意思是“统治者、君主、领主”),也就是所有magus的老大。这件的争议很多,我们最后讨论地名的时候还会聊到。

  mard,在Pahlavi语里意思是“男人”。这种意思的铭文显然毫无意义,也许可以给拥有者增加一点男性魅力?谁知道呢(BA3)?

  banug,意思是“女士”或者“女人”。这个还稍微靠谱点,至少可以告诉别人某些东西是属于一位女士的,要小心处理,不要随便打开。或者这件印章属于一位长得比较像男性的女性……(大雾)好吧,前面都是笔者在开玩笑,这两件里的铭文都可能只是人名罢了,前面说过。

  fashion跟的也还算比较紧,虽然由于古代信息传播速度的限制,让我们觉得他们总是在用地中海地区用滥的题材(比如丘比特、罗木路斯等主题,但这个不属于本文的范畴了)。下面这件印章就是很典型的婚礼章,上面刻了男女双方的头像,铭文里则是双方的名字(男方:

  Mihr-šahgy,女方:Anag-duxt)和祈祷语yazdan。祈祷语的意思似乎是说“愿神祝福我们吧”。

http://wincepatch.com/zhuanxiechaoxie/21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